我们活在一个病态的环境

opfer 要说起来这个病态还真是举不胜举,说说近的先,富士康,呵呵,大家应当不陌生了吧,跳啊跳啊的,据说又出了个第十三跳,不过不是跳的,是割的,割腕被抢救回来了,这事各种看法都有,有谈生存压力的,有谈剥削的,有谈人权的,当然也有谈道法玄幻的,呵,其实我更倾向于道法这类的,毕竟我个人觉得心理问题还是可以救治的,而一沾上道法一类的,那想弄明白的话,可真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搞懂的,这是一批为了死的,还有一批为了活的,各种炒人的,有自己炒自己的,有委托别人炒自己的,有被别人炒的,各种各样,凤姐、小阿娇、犀利哥、伪娘……,晕啊,甭管乍样的炒法,反正这批为了活的是多多少少都炒出钱了,甭管要不要脸了,这世道好象脸比钱贱。

病态!这些典型的病态!倒回来说吧,这个社会为什么这么多人不要了衣服不要了脸的去炒?差不多都是为了名利,有名则有利或有利则有名。哦,这里得说一下,那个犀利和伪娘貌似不是要炒,而是被有心人炒了。而那些跳了的呢?也是为了名利,不过这两者之间的名利大小则是不可同语的,跳的所求不过是渡日的小利,而妙的则是发达的大利,名利二字将这个社会形态整的是乱七八糟,于是这个社会呈现了一种病态。

有朋友会说,现在所有的人都是需要名利,连寺里修行的大和尚们都开始如何如何了,再说了,你写这篇文字的人不也是在为名利嘛。对,您说的都对,不过如果您现在有三十多岁了,那麻烦您回想一下在改革开放前或改革开放之初的社会形态吧,青绿黑灰白,偶尔有个大红裙都会被大妈大婶议论一番,我们不是要倒退,我们只是回想一下那个没有压力的时代,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变化,经济利益第一,所有能够抓钱的方法无不尽其用,急功近利,有了家底的人们越有钱越投资越赚钱,而大部分人则是越没钱越没钱,于是贫富分化严重,古语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俗语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于是大部分的心理失调出现了,大部分的心理失衡者的行为变化了,由这些变化导致了社会形态的一种趋势,进而加剧了病态的继续。有人可能要说这是国人的本性,天朝下的社会形态,那么我们可以拿起历史看一看,我们的今天,其实在几十年前或几百年前的国外就已经在发生了,即说我们是他们的过去,而我们又是那些未发展地区的将来……

病态需要我们来改善,而改善我们的方法现今来看是要通过心理治疗及经济平衡与发展才能尽好的解决。但愿这种病态能早一些过去,似初生之痛苦,又似死亡之恐惧……过去吧,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一切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是主动。期待着美好的到来。

喜欢 0

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