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你在哪里

天上有个太阳,阳光普照大地,人们在阳光下似乎都很绅士,即使路遇的乞丐以及盗贼,然面当日落后,黑暗来临,所有的绅士们似乎都披上了黑袍,戴上了自己的吸血牙,开始从内心那个棺木中复活了出来,黑暗下,只要没有灯光,他们的面具就完全的消失掉了,就好似好莱坞制做精良的人皮面具一般,轻轻的拉扯就掉落了,于是,罪恶开始了……

陈默一如他的名字一样,沉默着,在这个黑夜里苏醒了过来,望了望天上的月亮,还好,今夜很静,月夜也美,唯一的美中不足,恐怕就是有点月晕,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看来明天的乞讨生意不会太好,还好,现在是深夜,可以不那么绅士的规规矩矩的去乞讨,下面要做点什么的?陈默晃了晃头,头上因长期没有洗过,打了结的头发也随着晃,不过这并不让他看上去很恶心,因为他的脸很干净,长期没有食肉,他的脸色本就白晰,下巴上隐隐的有点青色的胡茬,可见他本人每天都要刮一刮胡子,他的刮胡刀很特别,是一把外壳颜色已经看不出本来的军绿色的简易瑞士军刀,这把刀不大,功能也不多,但钢口极好。

现在他又习惯性的在起床后刮着他的胡子,如果地上那被一件破军大衣盖着的几个破纸板箱能算是床的话。这位陈先生的衣着很是讲究,上身是一件黑色女士西装,对您没有看错,的确是女士西装,从后翘及前胸下的两个省都可以明显的看出,西装里套着一件灰色圆领的汗衫,在北方的这个城市里,人们习惯称这种东西为“老头衫”,下身则穿着一条破牛仔裤,一条腿是九分裤的长短,另一条腿则到了膝盖以上,并且垂下了数屡布条及布丝来盖住那同样白晰又显得类似牙签的小腿。脚下到是很齐整的穿着一双蓝色的帆布鞋,之所以能看出来是蓝色的帆布鞋,是因为两只鞋在鞋眼附近露出了一些看上去显得很新的蓝色,哦,等等,这不能称之为一双鞋,因为这是两只左脚的鞋。身上唯一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似乎是陈先生的腰带,一根普通却又让人看着别扭的腰带——黄色的丝巾在腹下端打了一个活结。

陈先生,哦,为了方便,我们还是称他为小陈吧,因为这个人看上去也就在三十左右,还属年青人的范围。小陈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然后做了一套标准的第七套广播体操,这种举动在正常的人群里已经很少见了,更何况我们眼前的小陈是一位乞丐,不过还好,这里是这个北方城市的市区边缘,这里不象市区内一样,午夜这里几乎不会有人在外面游逛,而且这里也根本没有大的路灯,有光源,也是在远处街角的一盏破旧的灯光昏暗的旧式小路灯。

现在是午夜了,小陈开始了他的不绅士的一面了。在运动完后,小陈开始跑步,向市区方向慢跑,虽然他的两只鞋都是左脚的,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步伐,并且我个人认为这种慢跑对于小陈是安全的,因为他的身体很瘦,如果你不小心迎面和他撞上了,可能会被他扎到,对,就象一根牙签。从小陈的家,哦,就是那个被称做床的地方到市区,大约需要步行四个小时,以小陈的这种慢跑方式,他大约会在凌晨三点多到达市区稍繁华的地方,当然,我们说的是白天的繁华。凌晨三点到四点,盗贼们很喜欢这个时间,因为这个时间几乎是安全的,除了一些起早的小早点铺会有开工干活的声音,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起来活动,而且这个时间也被历代的军人们所喜欢,因为这个时间正好是开战的时间,而在这里,这个时间也正好是我们的小陈到达这块地方做恶的时间。

小陈还在慢跑着,只不过他感觉有点饿了,目的地到了,接下来需要的是等待,如果运气好,他可以吃一顿不错的早饭。

 

--------------------------------------------

写不下去了,因为不知道要想把这个小陈写成什么样的人了,呵呵,全是写着玩,有时间会继续接着写。这周不写代码了,因为这周的工作比较忙,就瞎写点东西,不会很长,一个小短篇。写的不好,看不看随您。

喜欢 0

这篇文章有1条评论

  1. 严重浪漫 2010/9/4 #1 [REPLY]

    文笔不错,慢慢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