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你在哪里(三)

阳光还是不错的,清晨的空气也还带着露水和着草的清香味道。又是新的一天到来,又是一和以前一样的一天,或许这一天未必同以前一样吧。陈默从那个假山洞里出来,用手指刷了刷自己的乱发,迎着小花园里晨练的大爷大娘以及狗狗们的不友善的眼神走向大街,今天的早餐会是丰盛的,当然,这种丰盛是有限度的,小陈花费了三元钱在一个没人排队的煎饼果子摊前买了一套一个鸡蛋两根油条的组合,那种葱花与辣酱的味道对他来说是一种美味。吃饱后,小陈去了一趟一元一次的收费公厕,除了解决个人问题之外,还用那里的水将暴露的皮肤洗干净。在看公厕老人怪异的眼神中,小陈走了出去,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开始背诵《心经》,这是他每天的功课。当背诵完百零八遍后,太阳的位置已经移到了东南方,从位置来判断,大约应该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

陈默开始愣愣的沉默了,每天这个时间似乎是最难熬的,因为他没有目标,不知道要去做点什么,只是愣愣的发呆,就象曾经在拉萨的那段时间一样。回忆着他的过去,回忆着曾经的幸福。

“喂!要饭的,滚边上去!快离开这!”一个城管冲着陈默喊道。陈默抬头看了看,只见有三两个城管站在便道上瞪着他,旁边一辆漆有“城市管理”的小皮卡,载着破桌破椅和一些收缴来的肉菜水果什么的慢慢的,慢慢的延着路边向前挪。他还沉浸在回忆的幸福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城管是在对他吼。“妈的,瞪着我干嘛!你瞎你聋啊!”随着另一声吼,一个一米九身高,体重在二百二十斤左右的城管,用他那类似熊掌的大脚踹了过来,陈默似乎动了动,但又似乎没有动,总之是没有被那只脚踹到,在那个“大炮弹”还莫明其妙的时候,快速的溜走了。

在躲避了城管们的喝斥后,陈默开始来了点精神,对,自己不能这样下去,成什么样子啊,难道爹妈生了自己就是为了听这些人对自己的喝斥吗?再说了,自己也会一些小把戏,做点什么不成,可又一转念,在拉萨的那些日子才真正懂得自己的无知,算了,不理会这些,找个地方吃饭去吧。

陈默溜达着,在路边抠了些沙土,去到了一个综合菜市场的门前,在这里一蹲,用沙土撒出一行字:“求两到六个馒头,谢谢。”时间不长,也就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陈默的要求就得到了满足,甚至于还收入了一元钱,于是他起身,走进这个菜市场,捡了点扔在地上的烂水果和菜叶,就着两个馒头吃了起来,旁边的塑料袋里还放着四个馒头,菜市场门口卖体育彩票的老人一直在看着他,直到陈默吃完东西才感觉到。陈默看了看那位老人,老人慢慢的走过来问陈默:“你就这样要饭?”陈默点点头,却没有说话。老人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就走开了,过了一会,风起来了,陈默准备起身去找个背风的地方继续去背诵经文,那位卖彩票的老人拎着一个老旧的破茶缸冲着他说:“要饭有要饭的规矩,你得有个家伙,给,这破茶缸我早就不用了,一直放在我那破桌子底下,不漏的,拿去当个家什用吧。”递给陈默这个茶缸后,老人转身又回到他的彩票机前了。陈默拿着这个白色的唐瓷茶缸,上面已经破瓷了许多处,茶缸的正面,那印着红色的“献给最可爱的人”的一面有些斑驳,红色也有一点发暗发黑。陈默看了看,冲老人鞠了一躬,转身带着茶缸和小塑料袋走了,去找地方继续背诵他的经文去了。

----------------我是分割线-----------------

这些日子忙,有时间就上来写点发着玩。

喜欢 1

这篇文章有1条评论

  1. 严重浪漫 2010/10/11 #1 [REPLY]

    挺有趣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