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你在哪里(二)

小陈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是个居民区,在这个时间里,不应当有什么人出现,即使是出早班的出租车司机或者是晚归的那些司机。但前面确确实实的出现了两个人在围着一辆停在居民区外的一辆本田汽车转着,小陈的嘴角向上翘了翘,这两个人可以给他提供早餐了……

当两个盗贼不怎么费力的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里面向另一辆松花江面包车里搬运着箱装的饮料、矿泉水以及拆卸下来的车载16碟CD时,他们看到一个乞丐向他们走了过来,看到这个像牙签一样的人过来时,他们并不惊慌,其中一个继续的搬运着东西,另一位则悠闲的点上了一支烟向着牙签走了过去,边走边将右手伸向了衣袋取出一把三棱刮刀,搬运东西的这位兄弟已经忙完了,并且正在小心的将本田的后备箱的盖子盖好,还用一块白毛巾仔细的擦拭一遍,他根本不担心他的同伙对牙签的会做什么,然而当他做完善后事宜抬起头来时,发现那根牙签正一手搭在自己同伙的肩上,与同伙并排着走向自己,牙签向自己笑了笑,而自己的同伙则拿着刀向着自己说了一句话:“把身上的钱掏出来扔在地上。”

这位“搬运工”愣了一愣,“你他妈的有病啊!快上车,走!”他们的声音都不大,因为这个时间不能太大的声音,否则会惊醒那些熟睡的人们。拿刮刀的那位冲着“搬运工”机械的扬了扬手里的刀又说了一遍:“把身上的钱掏出来扔在地上。”“搬运工”似乎很生气,但感觉着牙签似乎有点什么来历,于是冲着牙签道:“这位兄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不知道我这个兄弟跟您是不是熟人,咱别开这种玩笑。”牙签,也就是我们的小陈,呲了呲牙,终于开口说话了:“我需要点吃早饭的钱。”“这好办,早说嘛,你们是熟人,直说不就完了嘛,还犯得上跟我开这种玩笑。喏,我也没带多少,这一百给你。”说着伸出手去递给牙签一张“毛老头”,牙签伸手接了过来转身就走了。“搬运工”愣了,什么意思?想喊住牙签,但看了看同伙,那个拿刮刀的却没有任何反应,愣愣的看着他。“搬运工”觉得有些蹊跷,上前拉了一下同伙,同伙在他的拉扯下差点摔倒,随着一个趔趄,迷迷愣愣的看着“搬运工”,“干嘛?”“那牙签是你朋友?”“哪里?”当他们回过头来找牙签时,已经人迹不见了。

小陈将那张“毛老头”放进女士西服的里袋,轻轻松松的再次慢跑着,向着楼群里的一个小公园跑去,他知道那里有一个类似小山洞的假山,那里比较干燥,也没有人在那里随地解决个人问题,当他到了那里后,钻进小洞继续去睏他的大头觉了,有收获就没白跑,心情很好。

--------我是分割线------------

昨天暖气改造,累了一天,没写,今天继续胡遍乱造。

喜欢 0

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