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了解自己前世是哪道转世

Published in 八月 20th, 2012 3,176 次阅读

从六道中各道转生为人,都带来了一些独特的习气,通过这些习气我们就可以判断自己或他人究竟是从哪一道投胎转世而来。关于这些习气,在《大宝积经》卷第七十二中有详细记载:
[Read more...]

人生,鸟尽弓藏

Published in 八月 1st, 2012 2,751 次阅读

今天心里不太舒服,因为从某种特殊的渠道了解了一些特殊的消息,搞得夫妻两心里灰蒙蒙的,伤心落泪。静静的想一想,人生还真的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一般。人从生来就一点一点消亡,直到离开这里,在这消亡的过程中,无论是富贵贫贱,都在一点一点完成自己的任务,当这一生的任务完成后,就离开了。只是每个人的任务各有不同,或许这一生就是为了花钱来的,或许这一生就是为了受苦来的,各不一样。可笑的人生,可悲的人性。每日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去争夺各自所需,却不知那正是你在一点一点完成任务,或许你还未满足,或许你刚刚满足,也或许你早已厌烦,无论怎样,当那一刻来临时,才突然感到悲伤,回首一望,这一生原来如此短暂,如此不禁折腾。原来活得并不象童话里讲的那样精彩,生活并不是王子与公主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那一切一切的事情连过眼云烟都不如。

能活着的,好好看看眼前,放下一些吧,舍与得之间是公平的,无舍绝不会得。不要让自己闭眼的一刹那后悔不已。

一入山门有几人

Published in 七月 28th, 2012 1,940 次阅读

昨天儿子有点小发烧,在儿子的要求下,带着他去了大悲院拜一拜佛。一路阳光炙热,把儿子的小后背晒得黑红,进入禅院后儿子的表现还是可以的,虽然话有点多,但毕竟是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拜完中殿转向后殿时,儿子突然问了一句:爸爸,有多少人来大悲院啊?,其实儿子所想表达的是:爸爸,你看有这么多人到大悲院来啊!,呵呵,我儿子语言表达能力差,很像我,我很不解天相巨门坐命的他到底将来在哪方面会有成就。
[Read more...]

2012终于来了

Published in 一月 2nd, 2012 2,299 次阅读

战战兢兢的过了一个1999,电影中恐怖的2012又终于来了。不知道这个2012会否真的有那么多事情发生,新的一年,期盼着生命中那些不可预知的事情,又苦恼着那不知的烦恼,一时间还真是晕头转向。网络越来越成为人们主要的信息来源,会否有一天真的被这些程序控制了人生?新的一年,我的工作是否能有着落?孩子快到上学的年龄了,家里的收入能否盯得住?弟兄们的家庭是否能平稳的走过七年之痒?老婆的身体是否能好一些?老爸老妈的身体是否能坚持得住?地球……

太多了,胡思乱想后的短暂宁静,才知道,原来算命真的有好处也有坏处,原来佛语讲一切在当下真的是对的,原来我们的热词真的是活着这两个字,原来一切的一切真的是一……

祝一切与我相关无关的生命体,在这新的一年能在思想上有所感悟,能真的守住眼前的幸福。愿大家都好。

饭否终于回来了

Published in 十一月 27th, 2010 3,495 次阅读

没别的说的,伸伸腿吧,纯是纪念一下,没啥感想,呵呵。

可怜的360用鸡蛋去碰QQ

Published in 十一月 3rd, 2010 2,610 次阅读

今天刚刚给朋友的公司收拾几台电脑,为了方便我将来的维护,及适用于大多数懒人或不懂的人使用,在杀毒和防火墙方面一律没有选用我喜欢用的卡巴,全部上的360系列,并且将浏览器从我用的世界之窗一律也换了360系列的。然后,恶梦开始了。
[Read more...]

太阳,你在哪里(三)

Published in 九月 9th, 2010 2,697 次阅读

阳光还是不错的,清晨的空气也还带着露水和着草的清香味道。又是新的一天到来,又是一和以前一样的一天,或许这一天未必同以前一样吧。陈默从那个假山洞里出来,用手指刷了刷自己的乱发,迎着小花园里晨练的大爷大娘以及狗狗们的不友善的眼神走向大街,今天的早餐会是丰盛的,当然,这种丰盛是有限度的,小陈花费了三元钱在一个没人排队的煎饼果子摊前买了一套一个鸡蛋两根油条的组合,那种葱花与辣酱的味道对他来说是一种美味。吃饱后,小陈去了一趟一元一次的收费公厕,除了解决个人问题之外,还用那里的水将暴露的皮肤洗干净。在看公厕老人怪异的眼神中,小陈走了出去,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开始背诵《心经》,这是他每天的功课。当背诵完百零八遍后,太阳的位置已经移到了东南方,从位置来判断,大约应该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

陈默开始愣愣的沉默了,每天这个时间似乎是最难熬的,因为他没有目标,不知道要去做点什么,只是愣愣的发呆,就象曾经在拉萨的那段时间一样。回忆着他的过去,回忆着曾经的幸福。

[Read more...]

太阳,你在哪里(二)

Published in 九月 1st, 2010 2,231 次阅读

小陈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是个居民区,在这个时间里,不应当有什么人出现,即使是出早班的出租车司机或者是晚归的那些司机。但前面确确实实的出现了两个人在围着一辆停在居民区外的一辆本田汽车转着,小陈的嘴角向上翘了翘,这两个人可以给他提供早餐了……

当两个盗贼不怎么费力的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里面向另一辆松花江面包车里搬运着箱装的饮料、矿泉水以及拆卸下来的车载16碟CD时,他们看到一个乞丐向他们走了过来,看到这个像牙签一样的人过来时,他们并不惊慌,其中一个继续的搬运着东西,另一位则悠闲的点上了一支烟向着牙签走了过去,边走边将右手伸向了衣袋取出一把三棱刮刀,搬运东西的这位兄弟已经忙完了,并且正在小心的将本田的后备箱的盖子盖好,还用一块白毛巾仔细的擦拭一遍,他根本不担心他的同伙对牙签的会做什么,然而当他做完善后事宜抬起头来时,发现那根牙签正一手搭在自己同伙的肩上,与同伙并排着走向自己,牙签向自己笑了笑,而自己的同伙则拿着刀向着自己说了一句话:“把身上的钱掏出来扔在地上。”

[Read more...]

太阳,你在哪里

Published in 八月 30th, 2010 2,353 次阅读

天上有个太阳,阳光普照大地,人们在阳光下似乎都很绅士,即使路遇的乞丐以及盗贼,然面当日落后,黑暗来临,所有的绅士们似乎都披上了黑袍,戴上了自己的吸血牙,开始从内心那个棺木中复活了出来,黑暗下,只要没有灯光,他们的面具就完全的消失掉了,就好似好莱坞制做精良的人皮面具一般,轻轻的拉扯就掉落了,于是,罪恶开始了……

陈默一如他的名字一样,沉默着,在这个黑夜里苏醒了过来,望了望天上的月亮,还好,今夜很静,月夜也美,唯一的美中不足,恐怕就是有点月晕,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看来明天的乞讨生意不会太好,还好,现在是深夜,可以不那么绅士的规规矩矩的去乞讨,下面要做点什么的?陈默晃了晃头,头上因长期没有洗过,打了结的头发也随着晃,不过这并不让他看上去很恶心,因为他的脸很干净,长期没有食肉,他的脸色本就白晰,下巴上隐隐的有点青色的胡茬,可见他本人每天都要刮一刮胡子,他的刮胡刀很特别,是一把外壳颜色已经看不出本来的军绿色的简易瑞士军刀,这把刀不大,功能也不多,但钢口极好。

[Read more...]

关于php程序国际化(i18n)的那些事

Published in 八月 28th, 2010 4,217 次阅读

这事说起来也是老生常谈了,其实这事本来没什么意思,可是这回想用的时候才发现真不是这么回事,最主要的是我个人很习惯了WP的那种“_e”和“__”的本地化方式,可真的去试用gettext的时候,才发现那家伙真不是一般的麻烦,要为每一种语言都配置好目录和设置什么的,总之那是相当的麻烦……

可又确实想用,怎么办?唉,没办法,翻WP的原程吧,可是现在升来升去越来越繁复,于是想起初接触WP时的2.3.1版,网站上拿下,主要查“l10n”这个文件,在wp-includes文件夹里,于是从一个文件找到另一个文件,这样找齐了四个文件: l10n.php / streams.php / gettext.php / plugin.php ……,可我总不能做一个程序就带着这四个累赘吧,唉,还是自己合并吧。于是得到了一个文件,我延续了WP的文件命名,将合并后的文件命名为:l10n.php 。

[Read more...]